推荐资讯

如果是商业上的事情,那么他一定知情而特助听到常景妍说的话

发布时间:2018-07-04 17:20 浏览:
 躺在床上的常景妍对他冷厉命令,听的出来有三分的撒娇,“过来。”
 
    欧阳烁返回,耐心的坐在床沿,还伸手摸着她他的额头,“哪里不舒服吗?”
 
    常景妍闭着眼睛,傲娇的对他命令一句,“你亲我一下。”
 
    刚才还担心她是不是不舒服,听她这么一说,他不禁失笑,“你这还是重口味的。”
 
    清晨里的缠绵之吻,他当然是很乐意效劳,不过感觉会怪怪的,有种就要被送上断头台给吃最后一顿美餐的感觉。
 
    欧阳烁预感不好的看着她,“你有什么要想说的吗?”
 
    常景妍摇头,“吻技有待提高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他问的不是这个问题好不好,为了证实一下自己高超的吻技,非常需要再来一次。
 
    然后,某人睡觉为什么总是喜欢蒙着脸,这样不会感觉呼吸困难吗?
 
    算了吧,今早暂且饶过她。
 
    上午两个人高高兴兴的去常景妍家,欧阳烁这个家伙作为一个女婿是非常不合格的,因此早已得到丈母娘的无数次唠叨,一个不喜欢经常陪老婆回娘家的女婿,是不合格的女婿。
 
    “欧阳烁,到我家,我妈说什么你就听什么,态度要端正,还要面带微笑。”
 
    “遵命。”
 
    两人在车后排座上聊着,前面的司机突然停车,欧阳烁的第一反应就是保护常景妍,“怎么回事?”他问前面的司机。
 
    司机也是很不明白,因为突然拦截他们的是警车,“不知道,应该是警察,我应该没违反交通规则啊。”
 
    警车上下来两名警察,敲了敲司机那边的车窗,司机将车窗落下,“警察同志,您这是……”
 
    警察叔叔很严谨的看了一眼后排座上坐着的欧阳烁,掏出他的工作证,“警察,欧阳烁先生,麻烦你下车配合我们的调查。”
 
    司机,常景妍和欧阳烁都不知是所为何事,但既然警察能一眼就认出欧阳烁,还在路上拦截了他的车,那么就一定是做了完整的调查。
 
    常景妍不同意,“凭什么下车,你总要先说明为什么下车?谁知道你是真警察还是假警察。”
 
    欧阳烁握紧常景妍的手,很欣慰她的保护,低声安慰她,“我没事的,应该是关于商业上的一些例行调查。”
 
    常景妍不信,例行调查根本没必要如此,传唤一下不就可以了,这样挡路拦截,是怕他畏罪潜逃不成。
 
    “欧阳先生,请配合我们的调查。”
 
    欧阳烁很警察同志点了点头,对常景妍笑着,“看来我真不是一个合格的女婿,今天不能陪你回去了,回去到爸妈那里帮我多说点儿好话。”
 
    “可是你……”她现在更担心的是他被警察带走这个问题。
 
    他笑笑,“没事的,晚上回家保证让你看到我。”
 
    “那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吗?”她就是放心不下。
 
    欧阳烁自己心里也没底,但还是要安抚好她的情绪,“真没什么事,放心吧。”
 
    常景妍亲眼看着欧阳烁一下车就被警察同志用手铐拷住双手,这样还算没什么事吗?
 
    警车开走后,司机问常景妍,“少奶奶,我们现在去哪儿?”
 
    常景妍一颗心七上八下,“先掉头回去吧。”回家是不可能的了,必须先把欧阳烁的事情弄清楚。
 
    打电话给欧阳烁特助,如果是商业上的事情,那么他一定知情,而特助听到常景妍说的话,第一时间也是完全懵了。
 
    “景妍姐你也先别着急,我尽快的找熟人问一下情况,到时候给你打电话。”
 
    没有别的办法,着急也无能为力,只能等。
 
    特助那边联系到警局那边的局长,才知道,欧阳烁之所以被带走,是被告贩卖儿童罪。
 
    贩卖儿童罪,这个罪名简直就是无中生有,凭空捏造,荒谬至极,而把这个罪名欲加在欧阳烁身上的人不是别人,而是黎欣斐。
 
    警局的审讯室里,当他被控诉非法买卖儿童罪的时候,他也是完全的难以相信,他甚至都怀疑是警察抓错了人。
 
    直到警察带着黎欣斐来指认他的时候,他才算明白了一切,黎欣斐真的只是黎欣斐,而童童为什么会是通过非法手段买来的?
 
    他做的那份亲子鉴定,结果明明就是生物学亲子关系,难道那份报告……他真的没想到黎欣斐会为达目的,利用到如此手段。
 
    欧阳烁现在是百口莫辩,他只能说,“等我的律师过来你们和他谈吧,还有,我现在可否联系一下我的太太。”
 
    警察的回复很理性,“对不起,你除了律师,暂时不能和外界有任何的联系。”
 
    欧阳烁很平静,他坦坦荡荡,没有做过的事情即使被很多证据包围着自己,那他也是清白的。
 
    他目前最担心的还是常景妍,她一定会相信他的清白,可她一定会急坏了。
 
    还有无辜的童童,她竟然在四年前就被人贩子偷走,卖给了黎欣斐,黎欣斐还算是有良心,在知道孩子生病后积极的给她治疗,没有抛弃孩子,更没有放弃孩子的生命。
 
    欧阳烁问了一下警察,“我可以见见童童的父母吗?”
 
    警察看着欧阳烁,考虑许久,“如果童童父母愿意的话,毕竟孩子这些年的治疗费用都是你在付。”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