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资讯

明泽楷绅士的笑着,是有点儿因为我要过去陪着他们母子吃饭了

发布时间:2018-07-04 17:25 浏览:
当着孩子的面,仲立夏不好说脏话,孩子模仿能力太强,她拿出手机在上面飞快的打了几个字,发给就坐在她对面的明泽楷。
 
    “你可以滚了,越远越好,别碍我的眼。”
 
    明泽楷还想解释,但看仲立夏的误会程度,估计现在说什么她都不会相信他。
 
    “皮皮,爸爸到那边过去和那个阿姨打个招呼,过会儿回来陪你吃饭哈。”
 
    皮皮看看妈妈,收到妈妈眼神里传给他的信号,再看着爸爸,很懂事的对爸爸说,“不用了爸爸,你去忙你的吧,我和妈妈也会吃的很开心的。”
 
    明泽楷一时语塞,这儿子绝对的和妈妈一条心,每次都是仲立夏给他的一个眼神,他立马就能心领神会,知道妈妈想对他说什么。
 
    明泽楷刚要走,仲立夏拉着他垂在身侧的手,明泽楷趁机握紧,以为她是有话想要对他说。
 
    仲立夏却是一句话也没说,从包里拿了一块方巾帮他把被皮皮踩脏的裤子擦干净,一直等到她觉得满意,她说了句,“过去吧。”
 
    这一刻,明泽楷心里有一股很不好的滋味,弯腰,在她额头上深深的落下一吻,坐在对面的皮皮调皮的用两只肉乎乎的小手捂住眼睛,“羞羞的。”
 
    明泽楷回到刚才的就餐位置,他没提那通电话的事情,对方倒是明知故问,“那是你太太和儿子吗?”
 
    明泽楷温情的目光望向仲立夏和皮皮那边,再收回视线看着对面坐的人时,是极其平常的无波无澜,“对,他们刚好过来吃饭。”
 
    女人故意的问,“不会是因为你太太看到我们在这里吃饭和你生气了吧,我看她好像有点儿不太开心。”
 
    明泽楷绅士的笑着,“是有点儿,因为我要过去陪着他们母子吃饭了,不然今晚回去她可饶不了我。”
 
    “没想到堂堂明总裁还怕老婆。”
 
    “当然怕啊,她一生气我就慌了,她比我自己的命都重要,什么都可失去,唯一不能失去的是她。”
 
    这句话说的很直接,也是在清楚的提醒另有企图的人,有些事从他这里,那是妄想。
 
    明泽楷温润客气的笑笑,举起手边的装着红酒的高脚杯,“生日快乐,合作愉快。”
 
    对方即使还是心不甘情不愿,但已经被拒绝的如此明显,还纠缠的话岂不是太有失身份和面子。
 
    女人叫来服务员买单的时候,服务员说那位先生已经结账,她低眸意味深长的笑笑,离开。
 
    从一开会认识明泽楷,就是因为她无意中对他的一次帮助,也因此,明泽楷一直都说,因为那次帮忙,他还欠了她一顿饭。
 
    有一次她开玩笑说,“如果吃了你请的一顿饭,是不是我们就互不相欠,以后连个见面的机会都没有了。”
 
    那个时候他的答案就很坚决,“是的,除了工作上非常有必要的见面,作为已婚的我,还是和漂亮的女性保持该有的距离比较好,那是对我太太最起码的尊重。”
 
    也因此,每次有机会一次吃饭,她都不会让他结账,今天,他干脆利落的一次性互不相欠。
 
    明泽楷再回到仲立夏他们母子这边的时候,两人已经开吃,整个过程都是皮皮在和明泽楷说话,仲立夏一句话没说。
 
    吃饱的时候,鬼灵精怪的皮皮揪着爸爸厚实的耳垂,趴在他的耳边小声的说,“爸爸你完蛋了,妈妈好像是生气了。”
 
    连小家伙都看出来妈妈生气了,看来是真的在生他的气。
 
相关阅读